首页 > 新闻速递

比翼录

??? 一、阁楼上的哭声

??? 我叫林辰阳,美院毕业后,就进了一位画家的工作室。工作室位于北新街一幢老式建筑内,楼下是精心布置的画廊,楼上是我和其他几个美院学生的画室。最顶层还有一个四十多平方米的阁楼,是那位名叫乔建平的画家的画室兼起居室。

??? 这天晚上,我一个人留在画室作画,因为买家催得急,这幅画明天必须交货。不知不觉已经十二点了,突然,阁楼传来一种很奇怪的声音,断断续续、缥缥缈缈,就像窗外的冬雨,冰冷而幽怨。我打了个冷战,上面明明没人,怎么会有声音?再凝神细听,那声音越发清晰,的的确确是从阁楼上传来的,像是一个女人的哭声。

???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蹑手蹑脚地走到楼梯口,楼梯的尽头就是阁楼,那扇黑色木门后面,传来一个女人细小的声音——放我出去……放我出去……

??? 声音像是从一个狭小而封闭的空间传来的。难道上面关着一个女人?就在这时,楼下响起开门声,是乔建平回来了。

??? 我像看到救星一样跑了下去。“乔老师,”我指了指楼上,“阁楼上有……有女人的哭声……”

??? “你听错了吧!”乔建平怪异地看我一眼,“上面根本没人。”

??? 我愣住了。“不信就跟我去看看!”他带我上了阁楼,打开门一看,里面除了各种画作和雕塑外,就只有一张办公桌、一个沙发,这两样家具根本就藏不了人。我呆若木鸡地站着,如果上面没人,那我听见的声音又是从哪儿传来的?“还不走?”乔建平冷冷地下了逐客令。我这才惊醒过来,慌忙离开了阁楼。

???

??? 我回到画室继续画画。正在作最后的润色时,阁楼上的声音又传来了,不仅有女人的哭声,还夹杂着争吵声。我丢下画笔,几步跑上楼梯,把耳朵贴在门上倾听。

??? “乔建平,放我出去,求求你……”女人哀求的声音。c1();

??? “秦珊,我只想和你在一起,永远在一起!”

??? 里面的对话断断续续地传来,我再也忍不住,敲了几下门。门开了,乔建平一脸怒容地问:“什么事?”

??? “里面……真的没人?”我傻傻地问了一句。

??? 乔建平毫不客气地说:“你怎么这么年轻就出现了幻听?”

??? 我无言以对。从敞开的门看进去,里面仍旧空无一人。我只好告辞,匆忙逃离了这个怪异的地方。

??? 二、画中人的眼泪

??? 第二天中午,我跟比我早来画室的师兄何松一起吃饭,想到昨晚的事,忍不住向他打听:“秦珊是谁?”

??? “秦珊?”何松奇怪地看着万博体育现金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现金充值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一款博彩类游戏,万博体育平台现金充值官网诚信经营,信誉安全可靠,我,“她是乔老师的前妻,你问她干什么?”

??? 我把昨晚的怪事告诉何松,他却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肯定听错了,秦珊现在正躺在医院里,哪儿也去不了,怎么会跑到乔老师的阁楼上?”我大吃一惊,忙问是怎么回事。

??? 何松朝四周看了看,压低声音,故作神秘地说:“这事儿你可别传出去。听说秦珊在外有人,整天闹着要跟乔老师离婚。有次他们大吵一架后,她就突然昏倒在地,成了植物人。”

??? “好端端的怎么会变成植物人?”

??? “是啊,大家都觉得这事儿奇怪。警察还找乔老师问询过好几次,都没有结果。医院那边也给不出合理的解释,只能说现在怪病太多,或许她得了什么医学上查不出的病吧。”c2();

??? 既然秦珊成了植物人,我昨晚听到的女人声音又是谁的?屋里明明没人,那声音又是打哪儿传来的?

??? 一周之后,乔建平去外地参加一个画展。我趁画室没人之际,找来一个锁匠,配了一把阁楼的钥匙。

??? 晚上,我借口赶画留在画室。等所有人都离开后,我悄悄上了阁楼,打开门四处翻看起来。屋子不大,很快就看完了,什么也没找到。

??? 新买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,这是我设制的提示音,说明已经十二点了。如果再不回去,女友若璇一定又会跟我大吵大闹了。我转身准备往外走,屋里突然又响起了那个声音:“救命!让我出去!”

??? 我惊恐地转过头,发现声音是从书桌里传来的。我走近书桌,一个个拉开抽屉,里面都装着一些平常的东西,只有最右边一个抽屉上了锁,怎么也拉不开。

??? “让我出去……”细小的声音断断续续从抽屉的缝隙中传出来。我一咬牙,拿出防身的刀子,用力撬那个抽屉。 “吧嗒”一声,抽屉打开了,里面端端正正放着一本画册。

??? 这是一本很古老的画册,封面上印着几个我不认识的古字,泛黄的纸页显示出年代久远。我小心翼翼地将它从抽屉中取出,翻开第一页,是一大篇类似前言的小字,依然一个也不认识。我用手机拍了下来,又继续往后翻。后面是一幅幅的画,万博体育现金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现金充值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一款博彩类游戏,万博体育平台现金充值官网诚信经营,信誉安全可靠,每幅画中都有一男一女两个人,穿着不同时代的衣服,或在林间漫步,或在湖上泛舟,或在原上策马,或在亭间对酌……

??? 看着看着,我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,画上的人物太真实了!

??? 没有哪个画家能画出如此鲜活的人物,身体发肤都具有异样的真实感,简直不像画在纸上,倒像长在里面一样。

??? 我越看越心惊,一页页地翻到最后,画中的背景已经变成了现代。似乎是一个山中的庄园,前面有一个很大的湖,还有一片开满鲜花的草坪。草坪上坐着一个容颜清秀的女子,眼睛望着湖水,似有心事郁结。

??? 突然,一行清泪缓缓从她脸上流下。我使劲揉了揉眼睛,没错,真的是正在流下的眼泪。我伸手一摸,指尖竟然触摸到一点潮湿。

??? 那个人是真实的!我心中竟然涌起这样荒谬的念头。

??? 难以言喻的震惊和恐惧让我猛地合上了画册,把它往抽屉里一丢,逃也似的离开了阁楼。

卧龙亭